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太阳集团娛乐城

不是愚人节玩笑今日起《太阳报》停刊亚视停播

发布时间:2018-11-11 03:52:40 编辑: 浏览次数: 打印此文

  老对手《苹果日报》,也在Facebook上为《太阳报》发了“讣闻”,让这场打了17年的仗,画下休止符。

  母集团东方报业3月29日的一纸声明宣布了《太阳报》的死讯,“鉴于近年香港营商环境转差,董事会决定由下月1日起,暂停出版旗下报章《太阳报》,其电子版及其网站亦于同日停止运作。”

  东方报业的声明道出许多香港媒体的心声,纸媒生存环境日益艰难,只能通过企业重组来增强竞争力,“东方报业集团将重整资源,致力强化其他业务之发展。董事会认为暂停出版《太阳报》并不会对该集团之财政状况构成重大不利影响,并符合公司及其股东最佳利益。”

  像是有预感般,声明一出,立即引发香港各媒体报道,包括《苹果日报》、《文汇报》等报纸都在第一时间发出快讯。与香港一起度过17年岁月的《太阳报》停刊后,也触发香港民众的不舍之情,纷纷在微博和Facebook上表达感恩与祝福。

  香港有线电视主持人阿占是《太阳报》的专栏作者。他在微博表达感恩,“在此,感激《太阳报》多年知遇之恩,感激多年来合作之太阳手足,感激对占仔记不离不弃的读者。”

  在北大读书的香港学生却表示不意外,“《太阳报》的自然死亡是大势所趋,报业时代已经出现了转变。当初它的出现是为了年轻市场,现在连我都不看,那年轻人更不用想。”

  香港第三大报《太阳报》,是东方报业的主要刊物之一,另一份为旗舰报纸《东方日报》,一直被称为是香港销量第一的报纸。两份兄弟报纸在定位上有所不同,《太阳报》主要针对香港的年轻人,但《东方日报》的读者范围更广泛。

  根据调查公司Added Value在2014年的调查显示,香港人口约700万,《太阳报》读者就多达174万人。

  《太阳报》诞生伊始,就是以《苹果日报》作为主要竞争对手——香港销量第二的报纸。在排版风格上,《太阳报》与《苹果日报》颇为相似,使用大量的图片以及丰富的颜色,吸引读者目光,在文字写作上也更加口语。

  财务一直是《太阳报》隐隐作痛的硬伤,东方报业的业绩报告指出,2014年9月前的集团营利为3632.5万港元,但到了2015年的同期,营利大幅下降到631.5万港元。利润之所以下跌,主要是报纸收入下降和裁员费用所致,这两种报纸“死前征兆”,《太阳报》都有了。

  香港有线电视主持人阿占认为,网络也是杀手之一,“无奈现今网路(络)年代,纸媒争扎求存,加上环球经济不景气,太阳也只好日落西山。”

  随着《太阳报》停刊,东方报业旗下将只剩下一份旗舰报纸和三个网站支撑,分别是《东方日报》、《网》、《ontv东网电视》、《东网Money18》。《太阳报》受影响的员工高达300人,将有可能被裁员或整并至这些媒体中。

  47年前的1969年,马惜珍兄弟创办了《东方日报》,之后东方报业就一直都由其家族进行掌控,目前东方报业由马惜珍的儿子马澄发来担任主席及执行董事。

  1999年3月,一场报纸减价战刚结束,东方报业却嗅到另一场减价战的味道,创办了低价的《太阳报》,以“太阳一出、黑白分明”的电视广告大肆宣传,打开知名度。

  结果一场香港报纸的腥风血雨,在《太阳报》出现后正式开打,《太阳报》推出后以2港元面世,立即引发抢购,首日30万份报纸2小时内被买光,其他香港报纸也纷纷降价迎战,《苹果日报》从5港元降到3港元,强势迎击。

  当时《太阳报》的创刊,被视为东方报业用来对付《苹果日报》的战略性报纸,面对《苹果日报》这种市场导向的报纸,《太阳报》的都市气息被认为可以用来吸引对手读者。

  然而东方报业的美梦并没有实现,《太阳报》与《苹果日报》的竞争日趋激烈,直接导致了香港付费报纸的低价恶性竞争,据统计,当年参与减价战的四份报纸,在三个月内可能损失高达两亿港元。

  2002年,免费报纸的出现无情地打击了《太阳报》。当时全球最大的免费报纸的发行公司地铁国际,在香港推出了相对应的报纸《都市日报》,这是香港首份免费报纸,一度威胁《太阳报》香港老三的地位。

  除了《都市日报》之外,《AM730》和《头条日报》等免费报纸,在2005年接连投入发行,激化了香港免费报纸的竞争态势,更让《太阳报》等付费报纸的形势更加险峻。

  《AM730》投资人施永青并不看好付费报纸,“免费报纸是未来的发展趋势,报纸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广告,而广告的收入依靠报纸的读者群。报纸的一个价值来源于他的读者,因此就不应该再收读者的钱了。”

  在免费报纸的竞争压力下,《太阳报》终于展开反击,2005年,在东方报业前主席马澄坤指挥下,将《太阳报》从6港元减至3港元,并赠送3港元的百佳超市现金券,几乎是赔钱卖报纸,试图给免费报纸下马威,并引起香港报业哗然。

  劲敌《苹果日报》虽也面临免费报纸的竞争,但在第一时间没有跟进,选择在市场观望战况,《香港经济日报》、《明报》等报纸也选择维持现状,不过《太阳报》的降价反制,依旧引起了香港报业对减价战再次爆发的恐慌,所以相当自制。

  事过一年,财务报告指出《太阳报》减价严重拖累公司业绩,2006上半年利润重跌97.9%,造成当年股价大跌。集团终于扛不住减价所带来的亏损,8月再次将价格提升到5港元。

  2007年《太阳报》价格提高回6港元,和其他香港报纸看齐,终于稍稍从免费报纸的阴影中,走了出来。

  《太阳报》才刚决定用6港元面对免费报纸,老对手《苹果日报》就推出免费报纸《爽报》,虽然坐立难安,但《太阳报》并没有选择投入免费报纸的行列。

  反而在2011年9月《太阳报》再次降到4港元迎战《爽报》,成为当时最便宜的香港报纸,但却又重蹈之前免费报纸的覆辙,隔年再次将价格拉回6港元,甚至在2013年4月将售价提升到7港元,价格令人眼花撩乱。

  最终东方报业面对《太阳报》这个烫手山芋,已经想不出好的解决办法。2015年10月,东方报业萌生放弃的念头,宣布与独立第三方签署独家保密协定,内容是关于出售一份出版刊物,当时市场便猜测该刊物是《太阳报》。

  但独家洽商期限从去年12月延到了今年1月,甚至在2月截止后,双方都没有达成任何共识,直接导致刊物的出售计划失败,《太阳报》的重生再次遥遥无期。

  这17年的时光中,《太阳报》就像是个不屈的战士,以《苹果日报》为对手,激起付费报纸的减价战。随着免费报纸的出现,《太阳报》在市场始终无法站稳脚步,多次调整售价,直接导致了母集团东方报业的亏损,最终在无法出售的情况下,直接关闭《太阳报》与相关网站,相关人员全部进行重整,令人不胜唏嘘。

  《太阳报》的死亡只是香港媒体的一个缩影,对手《苹果日报》的《Face》杂志也在3月29日画下了句点,这本以娱乐、休闲、动漫等潮流信息为主的杂志,也敌不过网络时代的来临。同样命运的还有亚洲电视,4月1日正式停播,结束了它在香港长达59年的免费电视服务。

  媒体兴盛的香港,阅读早已成生活的一部分,在香港读书的内地学生向搜狐传媒频道表示,“每天早上711这类便利店就摆满还有墨香的报纸,一般大清早报纸很快就卖完了,大爷大妈坐茶餐厅里一边吃早餐,一边翻报纸。”

  香港中大教授李立峰,曾在《端传媒》的采访中指出,香港免费报纸已对付费报纸造成威胁,“近年香港先后出现5份免费报纸,对收费日报的影响甚大。全世界除了北欧国家,几乎没有一个地方的免费报纸如此普及。”

  香港纸媒的寒冬已经悄声来临,香港记者协会主席岑倚兰认为,“近年纸媒已经进入寒冬期,传媒都在转型,单靠经营纸媒很艰苦。”

  但她也指出,不排除还会有其他收费媒体消失,但是同时也有其他大型网媒出现,整个行业处于洗牌状态。